切换到宽版
  • 144阅读
  • 0回复

龚自珍的三首落花诗:将落花写得不同凡响、卓绝千古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淳于芮欣
 

演唱会


      
      龚自珍(1792—1841),号定庵,浙江杭州人,清代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及改良主义先驱者。
      
      当世人还沉醉在天朝大国美梦中的时候,青年龚自珍就清醒地听到末世的挽歌正在悄悄奏响。他喊话天子,追求变法,渴求人才: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己亥杂诗·其一二五
      
      然而,龚自珍科考不顺,壮志难酬,一生沉沦下僚,只得飘零于文字之海。
      
      他是清代第一诗文大家,也是中国古典文学史上,最后一位可与李白、杜甫、苏东坡相提并论的大师。
      
      梁启超读到龚自珍的文章说,如受电击;
      
      柳亚子称龚自珍的诗为三百年来第一流。
      
      龚自珍喜欢写落花,他的落花诗,独具个人风格,一反怜惜伤感的常调,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个不同寻常的、奇特的、富有美感的瑰丽景象。
      
      1、春去春来,花开花落,本是一种自然现象
      
      落花一去不返,常引起人们对时光流逝的感慨,由花落而感悟到人生的无常,因此,落花也成了伤春题材诗词的核心意象。
      
      欧阳修借着闺中少妇之口,来抒发自己郁郁不得志的情怀: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暮春之际,晏殊感受到的不全是凋敝衰落,还有令人欣喜的重逢,那翩翩飞舞的燕子正是老友归来,虽有欣慰,但全诗的情调仍然是低沉的,含着淡淡的哀愁: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李清照惦念游子行踪,不顾夜露清冷,凝视着花落水流,愁情满怀: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对身世命运感慨最痛彻心扉的莫过于李煜了,好端端的“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顷刻崩塌,多少家国情仇,多少恩怨纠葛,都蕴含在这短句之中: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黛玉的“”花谢花飞花满天”;
      
      朱淑真的“满院落花帘不卷”;
      
      王国维的“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
      
      所有这些吟咏落花的诗句,无不飘逸着缕缕幽怨,唐寅写了三十首落花诗,依然逃不开凄婉哀伤的窠臼。
      
      但是,落花诗到了龚自珍的笔下,突破了寻常的意象,为我们呈现了别开生面的瑰丽场景。
      

      
      西郊落花诗西郊落花天下奇,古来但赋伤春诗,西郊车马一朝尽,定庵先生沽酒来赏之。先生探春人不觉,先生送春人又嗤,呼朋亦得三四子,出城失色人皆痴。如钱塘潮夜澎湃,如昆阳战晨披靡,如八万四千天女洗脸罢,齐向此地倾胭脂。奇龙怪凤爱漂泊,琴高之鲤何反欲上天为?玉皇宫中空若洗,三百六十界无一青蛾眉。又如先生平生之忧患,恍惚怪诞百出难穷期。先生读书尽三藏,最喜维摩卷里多清词,又闻净土落花深四寸,冥目观想犹神驰。西方净国未可到,下笔绮语何漓漓,安得树有不尽之花更雨新好者,三百六十日常是落花时!
      
      道光七年(1827)三月,龚自珍36岁,第四次会试落第。
      
      岁月蹉跎,报国无门,为了缓解苦闷的心情,龚自珍常与朋友们聚集在北京三官庙的花之寺,喝酒,吟诗,阔步高谈。
      
      这里绿草铺茵,花木盈庭,尤其是海棠华盛开之时,引得无数游人前来观赏。
      
      这一天,一场大风过后,海棠花落满一地。比起枝头的灿烂,眼前满地的缤纷又是另一番奇异的景象。诗人惊呆了,先是“失色”,再是“神皆痴”,最后,诗人激发了汹涌蓬勃的想象力,思如泉涌,文笔如飞。
      
      诗人一方面以落花自比不幸的身世,另一方面他又不落“古来但赋伤春诗”的老调,一连串的新奇的比喻让你感受到落花竟然也无比的壮丽绚烂:
      
      如同雷霆万钧的钱塘潮水在夜晚奔涌而来;
      
      犹如昆阳大战,刘秀以三千精锐,势如破竹地击败王莽四十万大军;
      
      就像天上八万四千个仙女洗完脸,一齐向人间倾倒下胭脂水;
      
      那纷纷扬扬的花瓣,淡粉轻红,一会儿像东飘西泊的奇龙怪凤,一会儿又像载着仙人的红鲤漫天飞舞。
      
      花落尽,枝头空空,就像玉皇宫殿被刚被大水冲洗;往下看,落瓣堆积,红霞遍地……
      
      “安得树有不尽之花更雨新好者,三百六十日常是落花时!”最后,诗人聚集了全身的力量,在万艳飞舞的璀璨壮观中,喷薄出自己对落花的一片真情,虽然自己身世坎坷,但仍怀有改革图志、生生不已的坚定信念,在没落中看到了新生,看到了希望!
      

      
      己亥杂诗·其三罡风力大簸春魂,虎豹沉沉卧九阍。终是落花心绪好,平生默感玉皇恩。
      
      命运不济,功名无期,48岁的龚自珍终于心灰意冷,决定辞官南归。
      
      即将离开京城的时候,正值花开,虽然美好,但是强劲的风却吹得人难受。(罡gang风,一词出自道教,意思是高天强劲的风。春魂,即落花。)
      
      落花伤春的诗词无数,未见一首如此力大凶猛、气势磅礴的。
      
      “罡风力大簸春魂,虎豹沉沉卧九阍。”这风不仅力大,一个“簸”字,更是劲道十足,完全不像“吹”“拂”之类的寻常表达。开篇就预示着凶险叵测,果不其然,门前“虎豹沉沉”,那不就象征着是腐朽的恶势力吗?让你不得进身,实现抱负,迅速让你感受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忐忑与不安。
      
      诗人出生名门,官宦世家,纵有雄才大略,却直到38岁才勉强中了进士。正准备施展抱负的时候,竟然被当权者以写字不好看为由,排挤在权力核心之外。
      
      诗人借落花比喻凋萎的生世,感叹自己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然而,尽管境遇坎坷,心情灰暗,诗人一转念:“终是落花心绪好,平生默感玉皇恩。”
      
      自己就像飘零的落花,马上就要灰溜溜地离开京城了,心情竟然还不错呢,不但无所怨恨,还对皇帝感恩戴德呢。
      
      哪个贬臣不要向皇帝上表谢恩呢?不过是皮里阳秋的反话罢了。
      
      即使是受打击、被排挤,龚自珍笔下的落花,不是飞絮蒙蒙,狼藉残红。“罡风、簸、虎豹、九阍”,句奇语重,张力十足,让落花犹如雷霆万钧,汹涌而来,骤驰而去,打破了读者的心理预期,呈现了龚自珍那独特的审美意象。
      

      
      己亥杂诗 其五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道光十九年(1939),时值暮春,众芳摇落,诗人踏着一片落花向南而行,心中虽然还有惆怅和伤感,但是已经不像“罡风力大簸春魂”那般激烈了,他想明白了,京城虽然没有我的用武之地,但我仍有一腔热血,可以随时为国家效尽余力。
      
      诗人这样说,也这样做了。
      
      龚自珍回到杭州后,没有流连家乡的好山好水。1841年,龚自珍带着时代的使命感,来到了江苏丹阳的云阳书院开班讲学,化身春泥,培育国家的花朵成长。
      
      这一年,林则徐广州虎门禁烟,中英之间先是摩擦不断,紧接着爆发了鸦片战争。
      
      历史的发展都在龚自珍的预言之中。
      
      龚自珍多次给上海的江西巡抚梁章钜写信,要与他一起筹划御敌事宜。梁章钜也期待着龚自珍的前往助力,谁料,尚未成行,龚自珍猝然离世。
      
      梁章钜在诗中写到:
      
      渤海佳公子,奇情若老成。
      
      文章忘忌讳,才气极纵横。
      
      正约风云会,何缘露电惊。
      
      ……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龚自珍的血管里都流淌着忧国忧民的热血,并未因仕途坎坷、壮志难酬而冷却。
      
      恰如他诗中所写: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即使自己像落花一样遭到了遗弃,也要去维护新的生命。龚自珍旷达的胸襟,执著的信念,也让他笔下的诗句散发出不同以往、蓬勃向上的力量,成为传世名句。
      
      龚自珍的落花诗,散发着自己的独特个性,夹杂着自己一生飘零的落寞和凄苦;蕴含着为国效力的豪情和梦想;更以独具一格的审美意象,寄托着作者对美好未来无限的憧憬和希望。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