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32阅读
  • 0回复

农夫山泉被指“大自然的拆迁队”,这瓶水,变得再也不甜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悉慕蕊
 

包养女大学生

      这瓶被赋予大自然意义的水,变得再也不甜了。
      
      文 | 知 蓝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用24年立住了天然水的人设。
      
      但近日,随着一则关于农夫山泉违规施工、毁林取水的事件曝出,这瓶被赋予大自然意义的水,变得再也不甜了。
      
      据微网友“Qiang小Qiang”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轰鸣的大型机械在夜间进入林区后,运送了大量施工物料。根据视频左下角经纬度显示,几位施工工人正在武夷山国家公园红线内施工,施工路线与环评要求严重不符。而面对拍摄者的“是否有审批”的质问,施工者只是笑而不语。
      
      截至今天(1月13日)下午两点,该视频播放量达到了87.7万次。
      

      
      1月12日晚间,事情发生反转,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在其公众号发布通报,针对举报所涉及的“取水点”“取水点旁的施工便道”“运输便道”这三个地块进行了说明,但针对农夫山泉是否违规毁林这一关键事宜并未直接回应。
      

      
      虽然有了所谓的官方回应,但农夫山泉施工车辆进入是否有审批,是否存在毁坏生态行为,事情真相又是如何,目前仍然存疑。
      
      今天上午,新民周刊记者采访了举报人强雯。
      
      01
      
      PART
      
      距离取水点50米施工,不算违规?
      
      强雯告诉新民周刊,针对武夷山管理公园的通报,明显存在避而不谈、避重就轻的情况。
      
      最受争议的是关于取水点。农夫山泉作为武夷山市政府招商引资重点项目,取水口设置于2018年4月13日取得武夷山水利局审批,当年6月26日,武夷山市环保局审批同意了其年产100万吨饮用天然水生产线建设项目。
      
      对此,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回应称,武夷山市洋庄乡大安村大安源小组河道内一处30米的水坝拟修建取水点,该取水点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距离公园边界有50多米。言下之意,只要在红线以外,就不归我们管。这一说法也得到了武夷山国家森林公园办公室人员的证实。
      

      
      强雯认为,探讨距离50米还是30米,意义不大,因为整个生态环境是一个共同体,水是流动的,空气也是流动的。如果一处遭受污染,整个生态用水系统将受到很大影响。
      
      华东师范大学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浙江天童森林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站长王希华教授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对这一说法表示认可。他认为,如果取水口本身在上游,那么是否会对下游造成污染,取水量占年水量的多少合适等影响,就必须在环评报告里体现。而就公开的审批意见来看,只给了环评建议和结论,并未涉及项目对当地生态造成的影响。
      

      
      02
      
      PART
      
      毁林已有5个月,农夫山泉甩锅?
      
      事发后,关于取水点旁的施工便道。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给出的说法是,在紧邻该取水点的林地内,确实修筑了一段长约200米的施工便道,但修建时,还未划入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而且武夷山市森林公安部门已经在2019年11月18日立案调查。
      
      显然,回应并未指出修筑施工便道之人究竟是谁。
      
      笔者注意到,在此前媒体报道的画面上,有一条长长的黄泥地坡道,明显有被施工破坏的痕迹,一旁树干和残枝也被连根拔起。几名穿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称,虽然来自农夫山泉,但对挖掘机伐木一事并不知情。项目施工负责人也表示伐木造路一事,从来都和他们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是在此用挖掘机运输水泥,对于黄泥地如何形成,并不知情。
      

      
      强雯对农夫山泉说伐木造路一事与他们无关持怀疑态度:“刚好你建坝施工、运输水泥要用路,刚好犹如神助,原本茂密的森林里硬生生地出现了一条路?”
      
      据景区负责人介绍,此处原先同旁边的山林一样种着茂密的树木,用于涵养当地水源,但农夫山泉方在数月以来到此处施工,才变成如今黄土遍地的样子。
      
      事实上,自2019年6月18日以来,不断有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的施工人员将大型施工机械驶进武夷山大安源生态旅游景区,途中对当地林地造成毁坏。1月8日,武夷山市政府就此回复称,经武夷山市林业局实地调查核实,确实发现农夫山泉该项目违规擅自开挖便道毁坏林木行为,便道长约159米,宽3米,已由森林公安立案查处。
      

      
      该回复还称,农夫山泉的取水项目都在河道内实施,不涉及林地,且已取得相关审批手续。
      
      然而,因取水项目需施工建坝,大型机械未按环评设计路线擅自开挖施工对大量林木造成毁坏,通过使用武夷山国家公园电子定位设备“巡检助手”显示,部分毁林施工的区域位于武夷山国家公园红线范围内。
      
      抛开是否在国家公园红线范围内外的讨论,王希华认为,不管是否在保护区内,砍伐林木都必须经过环评和林业部门允许。林业部门要评估森林本身的价值,如果是生态公益林,对它的改造要达到可持续经营,采伐量就不能超过总林木蓄积量的15%;如果是类似东部地区原生森林珍稀木种,那么整个森林面积非常有限,一旦进行一般性采伐,将对生态造成不可逆的破坏。
      
      “让人痛心的是,这一切损失将无可挽回——那些原始植被、那些森林中河道旁丰富的苔藓、草木、灌木、乔木等已被破坏,原本栖息在此的禽类、兽类也没了踪影。”强雯说。
      

      
      03
      
      PART
      
      水源地的畸形争夺,以生态为代价?
      
      新民周刊记者联系了农夫山泉,其客服表示其所有行为均以环保为标准,其他不便告知。目前,关于农夫山泉是否违规施工、毁林取水的真相,并未有最终定论。
      
      但通过事件可以看出,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中国瓶装水企业开始跑马圈地,竞争加剧,特别对于“天然水”人设的农夫山泉而言,抢占水源地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早在1996年成立时,农夫山泉全国圈地布局找水的战略就已经开始实施。1997年4月位于国家一级水资源保护区千岛湖畔的第一个工厂开机生产。1997—2003年,农夫山泉公司又相继在千岛湖、吉林长白山矿泉水保护区、湖北丹江口建成现代化的饮用水及果汁饮料生产工厂。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凭借低端价格占据零渠道霸主地位的农夫山泉,开辟新的水源地,大面积圈地建厂,大概率为了避免高昂的物流成本和扩大产能不足的战略考量。
      
      但倘若最终确定,农夫山泉用子孙后代的绿水青山,去换取金山银山的利益,标榜着“天然水”的大自然搬运工,却成了破坏大自然的“始作俑者”,人设崩塌是迟早的事儿。
      
      这让笔者想起了1月11日,强雯在微上的这段话:“青山流泪,流水呜咽。2020年1月11日,我在武夷山最冷的冬雨中,与青山绿水共同命运。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善与恶,祖辈会知道,后代会知道。”
      
      部分资料来源:澎湃新闻、中国经济网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